主页 > 本地资讯 >一起权利金诉讼,扯出美中两强的贸易攻防:郭台铭亲上火线回击微软透露的讯息 >

一起权利金诉讼,扯出美中两强的贸易攻防:郭台铭亲上火线回击微软透露的讯息

一起权利金诉讼,扯出美中两强的贸易攻防:郭台铭亲上火线回击微软透露的讯息

3 月 12 日,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临时决定召开记者会,因为美国微软总部向北加州法院具状控告鸿海,要求鸿海履行过去和微软签下的授权金合约。

「这是一个很大的 surprise!」鸿海集团旗下公司,富智康董事会代理主席池育阳在记者会中说。

郭董质疑微软控告时机

整场记者会,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掩不住他对微软的质疑。他在记者会中说,微软是想「敲山震虎」,他质疑,美国微软现在对鸿海提告,是为了让自己被纳入美中贸易的谈判範围!

不过,微软为何要对鸿海提告?

财讯取得微软对鸿海提告的起诉书,微软律师在诉状中表示,2013 年 4 月 1 日,微软和鸿海都对一份专利授权合约表示同意,微软同意将全球专利组合授权鸿海,用在特定产品上。鸿海则同意提供相关产品的资讯,做成报告,提供给微软,用以计算每个出货产品的授权金价格。

一起权利金诉讼,扯出美中两强的贸易攻防:郭台铭亲上火线回击微软透露的讯息

《财讯》取得微软控告鸿海的诉状,一则简单的民事诉讼,微软选择要求陪审团审理,恐怕已预告双方要经历漫长的角力。

《财讯》採访得知,诉状中指的产品,主要是使用 Android 系统的手机,微软有部分专利被用于 Android 手机上,因此从 2011 年开始,逐步与手机厂协议收取专利费用。

诉状中指出,鸿海并未执行这份协议,因此,2017年微软决定行使权利,请会计师事务所稽核鸿海授权相关产品的数量,但鸿海拒绝提供资讯。2018 年 3 月,微软再次就这个案件找上鸿海,要催讨过去积欠的授权金,但鸿海仍然拒绝。

这一次微软把鸿海告上法院,要求鸿海交出用来计算授权金的出货数量报告,并要求鸿海还清应缴的授权金。说到底,这是一个常见的商业纠纷。

鸿海内部又如何看待此事?

记者会一开头,池育阳就表明,鸿海做的是 iPhone,这次事件的重点是 Android 手机,这是富智康的业务範围,「 Android 和鸿海没有关係 」,池育阳说。

池育阳表示,微软是从 2011 年上半年开始,与相关手机厂进行授权谈判,「2013 年之后,几乎都是在这样的状况下」,池育阳说,旧案重提他感到非常惊讶!

他进一步说明,过去每隔一段时间,手机厂都会发来正式文件,「我们所有的客户都正式地要求我们,不能代他协商,不能代他支付,不能透露产品相关讯息给微软。」池育阳说,「过去 7、8 年都维持这个状况,我们夹在中间」。

池育阳还带了客户发给鸿海的文件,现场念了一段,「不同意供应商以任何形式,向第三方披露任何与本公司相关的讯息,无论以实名或代号,提供订单所承载的数量、金额。同时,不同意任何供应商代缴纳任何有关 Android 的权利金(或专利金),我们可与相关专利机构或公司直接进行协商。」换句话说,鸿海想缴都不行。

中国大厂的态度成关键

不过,过去苹果和高通大打法律战,也曾把台湾代工厂告进去,郭台铭也没开记者会反击;这一次,微软告鸿海,郭台铭却大动肝火,《财讯》多日採访法界人士后分析,这件事有以下几个重点。

关键 1:中国大厂不付微软授权金,鸿海因此被告

微软控告鸿海的诉状只有 9 页,内容也很单纯,就是要授权金。关键就是中国的客户不愿意付钱给微软。池育阳透露,他们的业务,85% 来自全世界前 5 大 Android 手机厂,95% 来自前 10 大手机厂。而目前全球排名里,前 10 名手机品牌大多数都是中国厂商的天下。

记者会里,郭台铭表示,微软应该去告中国的手机厂,「尤其家里面有事的老大,不敢告他,(微软)希望美国站出来,把他列入保护。因为他如果告他,网友就抵制,所以不敢告。」

当日本媒体在记者会上提问,「是否有与中国客户如华为讨论这件事情?」郭台铭赶紧澄清:「整场只有他提华为,我没有提过华为,OK,我有没有暗示你提华为?没有!」换句话说,哪些中国大厂愿不愿意付授权金给微软,恐怕是影响这场诉讼的关键。

但这笔钱恐怕不小。根据美国媒体报导,2013 年时,野村证券分析师估计,微软一年可以从 Android 手机上收进 20 亿美元的授权金,约新台币 600 多亿元。2013 年时,南韩三星也曾因未缴授权金,被微软告上美国法院。2014 年时,《华尔街日报》进一步揭露,三星一年因 Android 系统交给微软的权利金,高达 10 亿美元。

华为去年第三季就卖出 5,200 万支的手机,如果加上其他中国品牌,规模相当可观。这些手机里,究竟有哪些机型受鸿海和微软合约的规範,影响範围有多大,是这次观察的重点。

鸿海与微软合约怎幺签?关键 2:微软凭什幺收钱?

Android 平台由 Google 开发,微软为何不向 Google 收费?事实上,从 2010 年开始,微软就与 Google 就相关专利缠讼,直到 2015 年双方和解,决定在专利上展开合作。

不过,一位业界人士也表示,就他的理解,手机里能和一般伺服器、PC 连线,同步讯息的技术,是微软的独家专利;如果拿掉这些功能,Android 手机就不能与公司里的伺服器和电脑同步。

换句话说,虽然 Android 平台是由 Google 开发,但其中用到不少微软独家的技术,现在重视智慧财产权是大势所趋,如果不付微软专利费,是否也该拿掉 Android 平台里使用的微软技术?

微软和鸿海收费的逻辑是,因为 Android 是开放平台,Google 并未向手机厂收费,因此和代工厂签订授权合约。

微软向有营业行为的公司收费。至于怎幺收,就要看合约内容,每家公司的策略不同,有些手机品牌公司直接付,或是不同机种有不同的计算方法,专利费怎幺收,这部分必须检视鸿海和微软的合约才能确定。

关键 3:美中贸易关键时刻,智财权是关键议题

今年 3 月 5 日~3 月 15 日,正是中国人大开会期间,这一次人大将审议《外商投资法》。现在美中贸易谈判进入关键时期,美国总统川普最在意的,就是如何保障美国公司的技术、专利不受侵害。微软 3 月 9 日递出诉状,还上了美国大型媒体,时机确实敏感。

中国现在也正在力推保护智慧财产权,因为中国想走自主创新之路,一定会强化对智慧财产权的保护。去年,山东省淄博市甚至把智慧产权纳入小学教材,从小学就教学生什幺是智慧产权。

中国要想从製造大国变成强国,不可能不保护智慧财产权。微软想向中国厂商一次追讨巨额授权金,自然也不会光靠法律诉讼。但问题是,鸿海夹在美中两强之间,如果微软在美国告赢,这笔钱,谁来付?

一起权利金诉讼,扯出美中两强的贸易攻防:郭台铭亲上火线回击微软透露的讯息

微软拥有不少连线技术专利,因此过去像三星、宏达电等手机品牌都向微软缴交权利金。

中方智财权保护成观察点关键 4:鸿海和微软的法律攻防

郭台铭在记者会上说,「我这一辈子很少用绝对两个字,今天我用绝对」,他表示,「鸿海公司跟富智康,绝对不会受到一分的损失」,他表示,「因为这样,我们的用户、我们的客户,更会把更多订单给我们,因为我们保护他的权益。」不过,他表示相关证据不能在记者会上对外公开。

但商业世界是靠合约建构,光说客户要求你这样做,恐怕不够,如果鸿海和微软中间确有合约,那幺美国法院仍有可能要鸿海履行承诺。因此,池育阳一开场就说,鸿海集团做的是 iPhone,Android 都是由富智康生产,透露富智康有意承担责任。但富智康年报中也揭露,鸿海集团持有富智康 62.78% 股权,在法律上,鸿海和富智康的法律责任仍相当紧密。

一位美国法界人士观察,这起诉讼并不複杂,原本可以要求法庭直接裁决,但微软选择用陪审团方式审理,整个审理过程会拉得更长,不确定因素也会更多,双方势必展开谈判。他研判,如果没有意外,双方最终可能和解收场。

鸿海能否没有损失,除了看鸿海和微软的合约内容,中国政府和厂商的态度,是否会因美中贸易战,双方愿意和解,将是观察重点。

本地资讯 871℃ 40评论
一起权利金诉讼,扯出美中两强的贸易攻防:郭台铭亲上火线回击微软透露的讯息

3 月 12 日,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临时决定召开记者会,因为美国微软总部向北加州法院具状控告鸿海,要求鸿海履行过去和微软签下的授权金合约。

「这是一个很大的 surprise!」鸿海集团旗下公司,富智康董事会代理主席池育阳在记者会中说。

郭董质疑微软控告时机

整场记者会,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掩不住他对微软的质疑。他在记者会中说,微软是想「敲山震虎」,他质疑,美国微软现在对鸿海提告,是为了让自己被纳入美中贸易的谈判範围!

不过,微软为何要对鸿海提告?

财讯取得微软对鸿海提告的起诉书,微软律师在诉状中表示,2013 年 4 月 1 日,微软和鸿海都对一份专利授权合约表示同意,微软同意将全球专利组合授权鸿海,用在特定产品上。鸿海则同意提供相关产品的资讯,做成报告,提供给微软,用以计算每个出货产品的授权金价格。

一起权利金诉讼,扯出美中两强的贸易攻防:郭台铭亲上火线回击微软透露的讯息

《财讯》取得微软控告鸿海的诉状,一则简单的民事诉讼,微软选择要求陪审团审理,恐怕已预告双方要经历漫长的角力。

《财讯》採访得知,诉状中指的产品,主要是使用 Android 系统的手机,微软有部分专利被用于 Android 手机上,因此从 2011 年开始,逐步与手机厂协议收取专利费用。

诉状中指出,鸿海并未执行这份协议,因此,2017年微软决定行使权利,请会计师事务所稽核鸿海授权相关产品的数量,但鸿海拒绝提供资讯。2018 年 3 月,微软再次就这个案件找上鸿海,要催讨过去积欠的授权金,但鸿海仍然拒绝。

这一次微软把鸿海告上法院,要求鸿海交出用来计算授权金的出货数量报告,并要求鸿海还清应缴的授权金。说到底,这是一个常见的商业纠纷。

鸿海内部又如何看待此事?

记者会一开头,池育阳就表明,鸿海做的是 iPhone,这次事件的重点是 Android 手机,这是富智康的业务範围,「 Android 和鸿海没有关係 」,池育阳说。

池育阳表示,微软是从 2011 年上半年开始,与相关手机厂进行授权谈判,「2013 年之后,几乎都是在这样的状况下」,池育阳说,旧案重提他感到非常惊讶!

他进一步说明,过去每隔一段时间,手机厂都会发来正式文件,「我们所有的客户都正式地要求我们,不能代他协商,不能代他支付,不能透露产品相关讯息给微软。」池育阳说,「过去 7、8 年都维持这个状况,我们夹在中间」。

池育阳还带了客户发给鸿海的文件,现场念了一段,「不同意供应商以任何形式,向第三方披露任何与本公司相关的讯息,无论以实名或代号,提供订单所承载的数量、金额。同时,不同意任何供应商代缴纳任何有关 Android 的权利金(或专利金),我们可与相关专利机构或公司直接进行协商。」换句话说,鸿海想缴都不行。

中国大厂的态度成关键

不过,过去苹果和高通大打法律战,也曾把台湾代工厂告进去,郭台铭也没开记者会反击;这一次,微软告鸿海,郭台铭却大动肝火,《财讯》多日採访法界人士后分析,这件事有以下几个重点。

关键 1:中国大厂不付微软授权金,鸿海因此被告

微软控告鸿海的诉状只有 9 页,内容也很单纯,就是要授权金。关键就是中国的客户不愿意付钱给微软。池育阳透露,他们的业务,85% 来自全世界前 5 大 Android 手机厂,95% 来自前 10 大手机厂。而目前全球排名里,前 10 名手机品牌大多数都是中国厂商的天下。

记者会里,郭台铭表示,微软应该去告中国的手机厂,「尤其家里面有事的老大,不敢告他,(微软)希望美国站出来,把他列入保护。因为他如果告他,网友就抵制,所以不敢告。」

当日本媒体在记者会上提问,「是否有与中国客户如华为讨论这件事情?」郭台铭赶紧澄清:「整场只有他提华为,我没有提过华为,OK,我有没有暗示你提华为?没有!」换句话说,哪些中国大厂愿不愿意付授权金给微软,恐怕是影响这场诉讼的关键。

但这笔钱恐怕不小。根据美国媒体报导,2013 年时,野村证券分析师估计,微软一年可以从 Android 手机上收进 20 亿美元的授权金,约新台币 600 多亿元。2013 年时,南韩三星也曾因未缴授权金,被微软告上美国法院。2014 年时,《华尔街日报》进一步揭露,三星一年因 Android 系统交给微软的权利金,高达 10 亿美元。

华为去年第三季就卖出 5,200 万支的手机,如果加上其他中国品牌,规模相当可观。这些手机里,究竟有哪些机型受鸿海和微软合约的规範,影响範围有多大,是这次观察的重点。

鸿海与微软合约怎幺签?关键 2:微软凭什幺收钱?

Android 平台由 Google 开发,微软为何不向 Google 收费?事实上,从 2010 年开始,微软就与 Google 就相关专利缠讼,直到 2015 年双方和解,决定在专利上展开合作。

不过,一位业界人士也表示,就他的理解,手机里能和一般伺服器、PC 连线,同步讯息的技术,是微软的独家专利;如果拿掉这些功能,Android 手机就不能与公司里的伺服器和电脑同步。

换句话说,虽然 Android 平台是由 Google 开发,但其中用到不少微软独家的技术,现在重视智慧财产权是大势所趋,如果不付微软专利费,是否也该拿掉 Android 平台里使用的微软技术?

微软和鸿海收费的逻辑是,因为 Android 是开放平台,Google 并未向手机厂收费,因此和代工厂签订授权合约。

微软向有营业行为的公司收费。至于怎幺收,就要看合约内容,每家公司的策略不同,有些手机品牌公司直接付,或是不同机种有不同的计算方法,专利费怎幺收,这部分必须检视鸿海和微软的合约才能确定。

关键 3:美中贸易关键时刻,智财权是关键议题

今年 3 月 5 日~3 月 15 日,正是中国人大开会期间,这一次人大将审议《外商投资法》。现在美中贸易谈判进入关键时期,美国总统川普最在意的,就是如何保障美国公司的技术、专利不受侵害。微软 3 月 9 日递出诉状,还上了美国大型媒体,时机确实敏感。

中国现在也正在力推保护智慧财产权,因为中国想走自主创新之路,一定会强化对智慧财产权的保护。去年,山东省淄博市甚至把智慧产权纳入小学教材,从小学就教学生什幺是智慧产权。

中国要想从製造大国变成强国,不可能不保护智慧财产权。微软想向中国厂商一次追讨巨额授权金,自然也不会光靠法律诉讼。但问题是,鸿海夹在美中两强之间,如果微软在美国告赢,这笔钱,谁来付?

一起权利金诉讼,扯出美中两强的贸易攻防:郭台铭亲上火线回击微软透露的讯息

微软拥有不少连线技术专利,因此过去像三星、宏达电等手机品牌都向微软缴交权利金。

中方智财权保护成观察点关键 4:鸿海和微软的法律攻防

郭台铭在记者会上说,「我这一辈子很少用绝对两个字,今天我用绝对」,他表示,「鸿海公司跟富智康,绝对不会受到一分的损失」,他表示,「因为这样,我们的用户、我们的客户,更会把更多订单给我们,因为我们保护他的权益。」不过,他表示相关证据不能在记者会上对外公开。

但商业世界是靠合约建构,光说客户要求你这样做,恐怕不够,如果鸿海和微软中间确有合约,那幺美国法院仍有可能要鸿海履行承诺。因此,池育阳一开场就说,鸿海集团做的是 iPhone,Android 都是由富智康生产,透露富智康有意承担责任。但富智康年报中也揭露,鸿海集团持有富智康 62.78% 股权,在法律上,鸿海和富智康的法律责任仍相当紧密。

一位美国法界人士观察,这起诉讼并不複杂,原本可以要求法庭直接裁决,但微软选择用陪审团方式审理,整个审理过程会拉得更长,不确定因素也会更多,双方势必展开谈判。他研判,如果没有意外,双方最终可能和解收场。

鸿海能否没有损失,除了看鸿海和微软的合约内容,中国政府和厂商的态度,是否会因美中贸易战,双方愿意和解,将是观察重点。

热门产品